抖阴破解

当伊滕千寻走到了医院的走廊中,一眼就看到了在走廊中来回走动着的唐寅,一向白色衣衫、风流倜傥、泰然自若的唐寅,失去了往日的镇定,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了许多。

“老爷子的情况怎么样?没事吧?”现如今的伊藤千寻和唐寅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所以,他对唐寅的关心倒也是发自内心的。万一唐寅出了什么事情,他一人来对抗李天羽,还真没有什么把握。

一拳头砸在了墙壁上,唐寅悲愤道:“忠爷爷进去了都有半个多小时,医生护士都没有出来。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身中两枪,你说会怎么样?凶手真是太狠毒了。”

伊藤千寻皱眉道:“有没有什么线索?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白白等下去吧?要不,咱们这就拨打报警电话……”

“劫持了佩佩和枪伤了忠爷爷的人,就是戴麻子干的。报警?要是真的报警了,我看我们是自投罗网。”

“戴麻子?啊,你……你是说戴爷?!他怎么可能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不是他女婿吗?”

唐寅恨声道:“这老家伙从来没有把我当作女婿来看待。再有半个月,就是四月五号清明节,那天也是李天羽和戴梦瑶结婚的大喜日子。哼哼!你说,他把我当作女婿吗?这次的事情,我是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

伊藤千寻攥着拳头,叹声道:“唐老弟,我不是说你,你这人实在是太优柔寡断了。戴麻子这么做,肯定是想斩草除根,只要是干掉了你,李天羽和戴梦瑶的婚事,不就没有人干扰了吗?你要是不敢动手,交给我来,我保证让这婚礼变成丧礼。”

这番话,就像是点燃了炸药的导火索,瞬间将唐寅心头的怒火全都给点燃了,哼道:“这件事情不用你动手,我非弄死那个老家伙不可。不过,我要干就干大的。伊藤先生,你跟黑杀的人熟不熟?我想趁着李天羽和戴梦瑶婚礼的时候,和黑杀的兄弟一起,将戴麻子等人一网打尽,一个不留。”

“这个……”伊藤千寻略微沉吟了一声,点头道:“我也不知道黑杀的人是怎么样的想法,不过,这件事情我肯定是帮你了,等我回去,就跟黑杀的人联系,尽量将事情确定下来。”嘴上这么说,伊藤千寻的心中却是有了衡量。三洋集团之所以在南丰市没有更深一步的影响,这跟戴爷有着相当大的关系,这老爷子横行于南丰市的黑白两道,南丰市大大小小的生意,他几乎是都要插手,抽取干股或者是每个月派人收取保护费。

不给?行!那你就甭想再做生意了,连三洋集团这样的大集团公司,都没少收到戴爷等人的敲诈,更别说其他的小公司了。对于戴爷,伊藤千寻是看在眼中,恨在心中,早就想将他给干掉了,一直是苦于没有这个机会。像是上次在人民中心广场,桔香液的促销现场,杀手只是将戴爷给打伤了,没有要了他的性命,还真是遗憾。

现如今,唐寅的身边出了这档子事情,未婚妻嫁给了仇人、丁佩佩被抓、忠爷爷被枪伤,险些丧命,这一笔笔的账都要算到戴爷的头上。唐寅的脾气秉性,伊藤千寻不了解,但是他也看得出,唐寅是个有血性的男人,要杀掉戴爷的心也是相当坚决。这可是个好机会啊!就算是将戴爷的一干同党,或者是李天羽、戴梦瑶等人全都给干掉,跟自己又有什么干系?真的发生了这一系列的命案,上面追查下来,首当其冲的也是唐寅,再就是黑杀等人。

清纯美女俏皮短发T恤短裙甜美笑容写真图片

黑杀是没有任何的线索,又跟伊藤千寻没有任何的关系,可唐寅却逃脱不掉,刚好可以顶罪。在这关键的时刻,戴爷竟然会干出这档子事情,伊藤千寻真想抱着戴爷狠狠地亲两口,这事儿办得真是太讲究了,简直就是雪中送炭般的及时。本想立即就答应下来,让黑杀来协助唐寅干掉戴爷的心动,可又怕唐寅起疑心,认为黑杀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伊藤千寻愣是强忍着,装作回头跟黑杀商议一下,来麻痹唐寅。

唐寅激动道:“真是太谢谢伊藤先生了!患难时刻见真情,我现在算是明白了,谁才是真正的够兄弟。”

伊藤千寻悲愤道:“说那些干什么?咱们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这件事情我帮你扛了。黑杀的人要是不帮你干掉戴爷,我亲自上阵,也要帮你报仇雪恨。”

“嘎吱”一声,急救室的房门终于被推开了,胡一刀从里面走了出来。

伊藤千寻忙上前给胡一刀塞了个红包,急道:“医生,老爷子的伤势怎么样?”

胡一刀擦拭着额头的汗水,有些疲倦,眼神中却夹杂着兴奋的道:“没事,老爷子的身子骨还挺硬朗,已经脱离了危险,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

“谢天谢地,谢谢医生。”唐寅感动得不行。

等车子从手术室推出来,老爷子安详地躺在车上,除了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外,其余的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将老爷子送进了特护病房,这里有女护工一天二十四小时全天守候。连伊藤千寻都没有想到,这女护工虽然是长相一般,身段却是相当不错,手脚麻利,看着就让人放心。

胡一刀也说:“将病人交给我们医院,你们尽管放心,绝对不会出什么岔子。”

丁佩佩怎么办?唐寅皱着眉头,一时间也想不到好办法。伊藤千寻上前劝说了几句,立即带着唐寅回来,又将黑杀的老大――山木村叫了过来,当面跟唐寅说解决掉戴爷的事情。在伊藤千寻的暗示下,山木村自然是点头同意,并且下了狠心,到时候叫上二十名黑杀成员,一定将李天羽的婚礼干个人仰马翻。

唐寅皱眉道:“伊藤先生,老黑,事情并不一定像是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戴爷是谁?横行于南丰市的黑白两道,结下的仇家不计其数。这么多年来,他从死人堆中爬进爬出,还不一样活的逍遥自在?像是他那种人,已经有了一种天生的警觉性,对于危险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敏感。对于婚礼这种大事,他自然更是小心加谨慎,不想出岔子。再就是,南丰市的民警,还有一些黑帮的人,肯定都是清一色的便衣,混在人群中,密切观察着动静。我们要动,就应该是一击必杀,不能留下任何的头绪。”

伊藤千寻点头道:“半个月后,是天兆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投入生产的日子,也是李天羽结婚的大喜日子,还真是双喜临门啊!要是让他的婚礼变成丧礼,所有的股份又都被我们给吞掉,你说他会怎么样?更何况,戴爷还抓走了丁佩佩,又险些枪杀了忠爷爷,所以,行动一定要稳妥。老黑,你们不就是为了对付戴爷吗?我希望你能够投入更多的兵力。”

唐寅咬咬牙,大声道:“老黑,这件事情要是成功了,抖阴破解我们不仅仅干掉了戴爷,连李天羽也被收拾掉了,天兆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我们分给黑杀百分之二十。伊藤先生,你认为呢?”

总共是一百亿,百分之二十就是二十亿。而李天羽投入的股份是四十九亿,一下子分去了近乎于一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伊藤千寻暗自揣摩,唐寅不知道黑杀也是他的人,这么一分去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再加上李天羽剩下的二十九亿,伊藤千寻的手中也就有了将近七十五亿的股份。相比较唐寅的二十五亿,简直是占据了太多的比例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