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dsp2.aqq茄子抖音

西苑,万寿宫。

左右铜炉的檀香袅袅而起,只是殿中的气氛显得很压抑。

徐阶将两只手平放在前,目光低垂于地,暗暗地咽了咽吐沫,额头渗出了汗珠子,显得忐忑不安地等候着嘉靖的决定。

黄锦则是恭谨地站在红漆柱子旁边,小心翼翼地望向嘉靖,心里亦是无法判断这位喜怒无常的帝王会作出何种反应。

嘉靖之所以能够在昔日的大礼仪之争中取得最后的胜利,能够躲在西苑修玄而能掌控住朝堂,靠的正是人事任免权。

经过他提拔起来的官员,对他一直忠诚有加。在人事任免权上,内阁成员的任命权无疑是最为重要,可谓是他人事权的最后底线。

嘉靖听到徐阶竟然抛出“廷推阁臣”,脸色显得阴晴不定地望着跪在地上的徐阶,他可以允许地方督抚廷推,但阁员廷推无疑会大大削减他的人事任命权。

他有一瞬间很想像年轻时期那般暴怒而起,明确“中旨入阁”的至高地位。只是想到他现在敲打徐阶,这个事情只会变得更加麻烦,特别刚刚袁炜已经去职,很可能会影响到他修玄大业。

嘉靖的心里已经将修玄放在了第一位,却是不想惹出太多的麻烦事,便是做出一些妥协地道:“此次如爱卿所请,下不为例!”

这……

黄锦听到这个答案,微微意外地望了一眼嘉靖,啥时自家主子这般好商量了?

“臣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徐阶的眼睛闪过一抹计谋得逞的喜色,旋即恭恭敬敬地进行施礼道。

长发美女眉清目秀白嫩肌肤淡雅气质居家写真图片

在离开万寿宫之后,徐阶若有所思地突然转身望了一眼万寿宫,嘴角不由得微微地上扬,发现这座宫殿没有以前那般的神圣不可亵渎。

回到内阁值房,他直接叫来了张四维,亦得急不可待地将事情通知下去。

此次内阁增加成员由廷推而出,消息一经传出,整个官场当即一阵哗然。

多少年了,自从那位“奸臣”张璁厚颜无耻地接受“中旨入阁”,却是打破了“廷推入阁”的传统,现有阁臣全部都是由皇上直接钦点。

只是现如今,皇上竟然破天荒地采用了廷推入阁,令人又是意外又是兴奋。

“徐阁老功在千秋!”

“廷推阁臣再现,多得徐贤相矣!”

“若不是张璁、夏言和严嵩之流蒙蔽圣上,大明何以至此?”

……

徐阶在这个事情上,无疑向百官刷了一波好感度,不少官员纷纷替徐阶的“壮举”摇旗呐喊,而徐阶的名声自然亦是持续走高。

这个消息传出之后,各方势力已然是蠢蠢欲动,官员更是四下串门。仅仅的两个名额,谁都想要收入囊中,成为大明朝的新阁老。

当天傍晚,林晧然携带着妻子回娘家,自然是抱着目的而来。

如果袁炜还在的时候,岳父入阁无疑是得不偿失,一则吏部尚书的含金量仅次于首辅,二则会打破跟袁炜的联盟。

只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袁炜已经辞官归田。岳父现在入阁便是当朝的次辅,虽然失去吏部尚书的权势,但却能够直接谋得首辅的宝座。

正是如此,在得知此次由廷推入阁之时,林晧然却是有心帮岳父好好地疏通关系,将岳父顺理成章地推上大明次辅的宝座。

其实这个事情并不费劲,纵观其他三位候选人,严讷、董份和李春芳无论资历还是声望都远远不及自己这个便宜岳父。

入幕时分,一顶轿子踩着暮色回到了吴府,纷纷地停放在前院中。

吴山哪怕遇到这种大好事,那张脸亦是如此以往那般不苟言笑,甚至在见到林晧然的时候,眉头却是微微地蹙了一下。

面对妻子、女儿女婿的见礼,亦是轻轻地点头回应。

吴山回房间换了衣服,来到饭厅已经摆上丰盛的菜肴。他并不打算谈论什么,显得端正地坐下,拿着碗筷一板一眼地吃饭。

吴母看着细嚼慢咽的丈夫,却是最先忍不住开口道:“相公,我听说此次廷推入阁,你入阁的事情是不是十拿九稳了?”

“妇道人家不懂别瞎说!”吴山板起脸训斥一句道。

吴母倒是懂得分寸,却是乖乖地闭上嘴巴,不敢再继续打听情况。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来,饭厅亦是适时地亮起灯火,而这时陆续有官员前来递上拜帖。

吃过饭后,翁婿二人来到书房的外厅中,侍女送来了茶水。

吴山在首座前坐了下来,面对着喜形于色的林晧然,却是直接说道:“若愚,你难道还没有看出徐阁老的手段吗?”

管家从外面进来,手里端着一个药碗,显得小心翼翼地放在吴山的前面。听到这个话,显得困惑地望了一眼自家老爷。

“他耍了什么手段?”林晧然听到这出乎意外的话语,显得一头雾水地反问道。

今天下午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看到等候以久的事情终于有了进展,便是一直处于一种莫名的兴奋之中。

他脑子考虑最多的事情是如何串联各方关系,让到岳父毫无悬念地入阁,却是始终没有觉得这个事情有什么不妥之处。

“你亦是当局者迷了,被这个事情冲昏了头脑!”吴山轻轻地摇了摇头,便是进行解释道:“如果皇上直接中旨召我入阁,我自然是跟其他人那般领旨谢恩。只是此次是廷推入阁,若是我主动去争夺入阁的话,你可知其中的后果?”

林晧然亦是冷静了下来,脸色凝重地回应道:“我朝有‘吏部尚书不得入阁’的不成文规定,哪怕岳父此次没有主动谋求入阁,但经由廷推入阁,他人定然会说岳父大人是权欲极重之人,却是不顾本朝‘吏部尚书不入阁’的传统!”

官场的斗争当真无处不在,徐阶可谓是耍了一个极为高明的手段。

对于其他官员而言,廷推入阁无疑是最正统的阁臣,只是吴山身居吏部尚书一职,最佳的方式反倒是“中旨入阁”。

偏偏地,徐阶此次却不知如何说服了当今圣上,竟然推动了许多没有尝试过的“廷推阁臣”,令到岳父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中。

争,有损声望;不争,失去一个入阁的好机会!

“不错,此次入阁其实是争不得,所以你也不要再做什么了!”吴山喝了一口茶,显得认真地点头道。

林晧然认真地打量着岳父片刻,突然进行推测道:“岳父,不仅是此次入阁的时机不好,你其实亦是不想入阁,可是如此?”

“严家被抄家,又见袁炜辞官归田,我其实……心生几分退意!”吴山并没有否认,而是轻轻地点头承认道。

在徐阶的构陷之下,那一刀何止仅是砍在严世蕃的脖子上,亦是令到很多官员感到了寒心。

“岳父还请不要如此丧气,当下的朝堂还需要你这般正直的官员,这样才能真正造福大明百姓,而不是对一个小小的韦银豹都视若无睹。”林晧然又是吐槽了一番徐阶的执政劣绩,旋即灵机一动地道:“若是岳父真不想争的话,小婿倒是有一个不错的主意!”

“不错的主意?你又想怎么样?”吴山将茶杯轻轻地放下,显得警惕地望着林晧然道。

林晧然却是笑而不语,用手指沾了一些茶水,在桌面上写了一个“董”字。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