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色app

沈百世那边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让沈文达再也坐不住了,他急急忙忙又来找了周铭,询问他滨海黄页的工作进度。

“周铭先生你知不知道现在沈百世那边都已经办了第二次招商会啦?现在已经有超过一千家企业入驻了他的企业门户,听说还有几千家企业已经在联系他,给他送去企业资料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沈文达在周铭面前急切到跳脚“我也不怕告诉你,原本那些跟着我离开沈家的兄弟们,他们已经开始重新回去接触沈百世,他们这个态度已经很明显,表示他们不再信任我们啦!所以现在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拿点实际东西出来,哪怕技术不成熟或者怎么样也好,总之先安住他们的心再说。”

“可现在并不是技术不成熟的问题,而是如果我们的东西没有任何超越性的技术发展,那么这样一种同质化的东西,再加上技术不成熟,以及他们的先行优势,你觉得我们凭什么竞争?”周铭不慌不忙反问他道。

“那起码也是竞争,不像现在,再这么下去我的沈家就要完啦!”沈文达几乎歇斯底里的吼道。

“沈文达请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见有人敢这么跟周铭说话,苏涵当时就不能忍了,因为对她来说你可以冲她咆哮,但是绝不能冲周铭咆哮,她立即警告他道,不过周铭却拉住了她。

面对沈文达的愤怒,周铭却显得十分平静,他淡淡一笑说“沈文达先生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谈话吗?那时你问我你究竟比沈百世差在哪里,现在你还不明白吗?”

沈文达嘴角抽搐有些要抓狂,他不明白周铭怎么这个时候突然问起这么个问题,你看不出来我现在很生气吗?而且我们现在聊的是关于滨海黄页的上线问题,你现在跟我说这个干什么,讽刺我吗?

周铭拍拍沈文达的肩膀对他说“老沈你不要激动,我当然不是在讽刺你,而是要跟你阐述一个道理。”

周铭说着随手指向窗户问他“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你有病吧?

雨中安静美少女黄色条纹衫治愈系写真

沈文达心里很想骂他一句,但沈文达也明白这个人现在掌握着自己,他强忍着满心的不爽回答“那不就是窗户吗?”

周铭点点头“是啊,那不就是窗户吗,还能是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那是天空。”

沈文达当时就愣住了,周铭接着对他说“你的答案是窗户是你只能看到窗户,但是我却能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天空。”

“或许我这么说你还是不理解,那么我再直接一点吧,就是你现在只能看到你沈家的这些人要被沈百世的企业门户网站给吸引走了,但是我看到的却是滨海黄页的未来,乃至于是电子商务领域的未来!”

沈文达想说什么,但周铭却先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你是沈家的大家长,你必须对沈家负责。好的我能理解你,那咱们就从这个问题聊聊看看,我想问你你觉得沈家在改革开放这十多年时间里做的怎么样?或者说你觉得沈家未来的发展又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沈文达皱着眉头欲言又止,显然他想说什么但却又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

“还是我来帮你说吧。”周铭好心说道,“沈家这十多年时间由于一直是沈百世在暗地里操纵,又接受了国外资本的注入,表面看起来很风光,但实际上好的项目企业都被沈百世自己握在手里,沈家实际还是过的很糟糕。”

“至于未来的沈家,他绝对应该是滨海最厉害的资本家族,至少能垄断滨海一到两个行业,能掌握十到二十个明星企业,最好还能有一家自己控股的报社,和电视台有明确的合作关系,投资建设大学的实验室,多多招手优秀的大学毕业生,是这样吗?”周铭看着沈文达问他。

对对对,这就是我理想中的沈家!

沈文达很想这么回答,他也差一点就要说出口了,要不是看到周铭一脸的似笑非笑的话。

沈文达的第一反应就觉得这是个阴谋,但他却又想不懂到底哪里是阴谋。

唉!

不等沈文达想明白,就听周铭重重的叹了口气“其实老沈你这么想是完没问题的,但却也只能吃着你沈家滨海的老本了,一辈子在滨海了。”

“我在滨海有什么问题?难道滨海这里有什么不好吗?”沈文达急急忙忙反问道。

周铭笑着让他不要着急“我并没有说过滨海有什么不好,我以后也不会说,我反而会说滨海会越来越好,毕竟交易所在这里,那么国的企业国的资本理应会朝这里集中,就像美国的纽约一样,但是你知道纽约有什么厉害的本地家族吗?”

沈文达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还是周铭说道“还是我来帮你说吧,没有,一个能叫得上号的也没有。”

“原因很简单,既然国的资本都朝这里集中,那么势必会让这里的局势变得更加混乱。”周铭说到这里冷笑一声,“而老沈你连一个沈百世都对付不了,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在国乃至世界的资本朝滨海集中的时候,你能守住沈家的产业?”

沈文达听着当时就慌了,他毫不怀疑周铭的话“那……那我该怎么办?”

周铭指着窗户告诉他“那就让自己不要只看到窗户,去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天空去!”

“而现在,沈百世那边只不过搞了一个企业门户网站就让你慌成了这样?你有看过他的网站,你可知道他的网页根本没有美化胡乱排序,更重要的是还没有定向搜索功能,你觉得这样一个功能残缺的东西凭什么能对我们造成威胁?就凭他沈百世三个字吗?”

周铭接着说道“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这次去燕京除了接李勇鸿这个技术人员回来,我更重要的还是找我燕京的朋友谈了关于电子商务大会的事情,是由商务部外经贸部和发改委牵头办的,届时不仅国的重量级团体都会出席,一些外资团体也会派代表参加,现在我们搞的是滨海黄页,但是我有一天要把他变成华夏黄页!”

“老沈你看到的是你和沈百世的恩恩怨怨,可在我眼里他不过就是个缩头乌龟,现在不过就是他把头缩回去我暂时拿他没什么办法而已,但总有一天我会砸烂他的乌龟壳!”

说到最后周铭十分自豪“我这话就放在这里了,这个市场就算我不出手,他沈百世也要有本事拿才行!”

这一瞬间,周铭在沈文达的眼里变得十分伟岸了,似乎周身还散发着金光,神圣的不要不要的,能闪瞎眼的那种。

沈文达立即向周铭道歉“对不起周铭先生我错了,是我的眼光太短浅了,就只能看到沈家这一摊的东西,并看不到盘的局势,请您原谅我,千万不要放弃我啊,我以后保证不会啦!”

周铭向他伸出了手,如同上帝对他的孩子一样“我原谅你了。”

沈文达感激涕零,不住的向周铭道谢,仿佛真是一个受到宽恕的罪大恶极的罪犯一般。

沈文达随后就离开了,可走着走着沈文达渐渐回过味道来了,他感觉自己刚才怎么就跟着周铭的步调走了,居然还把他当了上帝,这是被忽悠了啊!

娘希匹!

于是沈文达怒骂着回了头,大步又走回了周铭的办公室,也不管马卫迅和张云都在这里就冲周铭咆哮道“周铭你这个家伙不要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我刚才不过就是被你忽悠带跑偏了,但是在关于企业门户网站的问题上,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周铭依然不慌不忙坐在椅子上“你想要什么样的交代?”

“至少要给我一个和企业门户网站的竞争策划方案吧?而不是你给我画什么未来的大饼,什么电子商务什么国世界的资本,要是我连沈家都丢了,这些东西和我他吗还有个屁关系啊?”

沈文达大声说道,他还用力的拍着桌子来表达自己愤慨的心情“你跟我说的那些都是什么,你倒是在我面前装的一手好逼呀,但是我告诉你,现在你说的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带信了!”

“要什么竞争策划方案,等着就好了,沈百世自己就会把一手好牌打烂的。”周铭说。

沈文达一脸冷笑看着周铭“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告诉我现在他的企业门户网站那么好,有那么多企业排着队等着入驻,就连我这边的兄弟们也都想着回去他的沈家,他还能怎么犯错?还有什么错能扭转这个局面,我告诉你,现在你不要再想忽悠我了,我就是不相信,吃屎我都不相信!”

“那个……沈文达先生,你还是先看看这个吧。”

马卫迅一脸同情的把一份文件递给了他,并告诉他道“我们一直有对企业门户网站进行监控的,就在刚才,我们发现他的企业排序出现了变化,所有首页前排的企业部变动成了有沈百世控股的沈家企业。”

我曹?

沈文达顿时一脸吃了一大口热翔一样的难受,脸上被打的火辣辣的,他又不傻,当然明白沈百世这样的做法是想要凸出自己,但这种方式……

没想到沈百世这家伙居然还真的开始打烂牌了吗?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