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国内国际社会娱乐明星综艺电影体育足球篮球综合科技通信手机移动财经宏观理财教育历史

《绣春刀2》路阳回应明史迷质疑:崇祯帝不可能是傻白甜

2017-07-24 10:05:02    来源:    编辑:

《绣春刀2》导演路阳

四年前,名不见经传的路阳用《绣春刀》的剧本打动了自己的偶像张震,此后《绣春刀》成为近年来内地武侠片中不可不提的一部口碑之作,锦衣卫沈炼一角,也让过去略有些曲高和寡的影坛男神张震在内地圈粉无数。

去年宁浩作为监制强势加盟《绣春刀2》,在他的把控和选择下,路阳写了四个故事才启动这部前传性质续集。在这部作品中,更加鲜明地展现了明末厂卫制度下人人自危的精神氛围,而在充满恐怖血腥的权谋斗争之下,沈炼作为一个内心向往自由的锦衣卫,在绝境中绽放出人性之光。这部作品权谋戏精彩,动作戏扎实,令近年式微的内地武侠片重燃希望,也是今年华语电影年度十佳的必选之作。尽管本片最终票房还未有定数,但路阳已经决定拍摄第三部,并与张震约定继续合作,继续开拓沈炼的故事。

当然,佳作必会经历更严苛的挑剔。有人不满张震连续两集在感情戏中担当“备胎”,有人指出片中沈炼的武力值前后矛盾,也有人认为结尾大战“砍桥”情节存有破绽。更有一些明史迷,对片中对信王朱由检,也就是还未登基的明朝末代皇帝崇祯的刻画极为反感。对于这一切质疑,路阳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时,一一做出了自己的解答。

张震与神级导演合作的比例是独一无二的

凤凰网娱乐:昨天张震说,你之于他,就像王家卫之于梁朝伟。

路阳:他可能是一时有感而发,但这个肯定是没法比的。不是说他跟梁朝伟的这种比较,是我跟王家卫导演是没法这样去比的。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这个评价只是他的客气?

路阳:他可能还挺爱我的,我觉得。

凤凰网娱乐:我们知道你之前就是他的影迷。他拍王家卫的戏,会被删减戏份,影迷会有怨言,但是到你这儿,你就把他全方位的魅力展示出来了。

路阳:张震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演员,因为他虽然才40岁,但表演经历已经有20多年,可以说他其实是个前辈演员。他的表演经历太丰富了,时间很长,而且他合作的导演都是杨德昌、侯孝贤、李安、王家卫、金基德等等,全都是这个级别的导演,就是神级的导演,你看看有哪个演员能有他这样的比例?其实是没有的,他是独一无二的。

每个电影的缘分都不一样,其实我有时候也会试图去想,他在这种情况下会有怎样的心境,但我也无从得知。因为我不是张震,我也不是王家卫,在我们电影里面沈炼就是主角,我特别想把他拍得非常有光彩。

两部《绣春刀》是平行时空,第三部已敲定张震演出

凤凰网娱乐:拍第一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拍第二部?还是说早就已经有构思了。

路阳:其实最开始在写完1的剧本时,我们开过玩笑,说其实这些人物这么丰富,是可以有空间再去写一些他们其他的故事,多拍一些。在1上映了之后,我们就说重新再做一部,其实每次都没有说我们规划出三部或者是五部的计划,没有!只是说感觉有缘分了,好像有想法了,我们就做。

凤凰网娱乐:但在时间线上好像有点交错的感觉。

路阳:其实是这样的,我们的想法是希望可以抛开所有的限制,包括人物命运的限制、人物情感的限制,去做一个新故事。虽然从历史的时间顺序上看,跟第一部比,这是一个前传,但是具体到沈炼的命运还是魏忠贤的命运,还是崇祯的命运,他们有一些在历史之外我们去创作出来的空间,其实它跟第一部的逻辑不是完全的打通,你可以把它当成是一个平行世界里另外一个叫沈炼的锦衣卫。

因为你太严丝合缝的话,你势必会影响他的心,你要去照顾之前的情节和逻辑,那样的话,其实很多东西观众就已经知道了,你预计这个人最后会死还是没有死,他将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全都知道了,我们想写的是一个新的人和一个新的舞台,就把他当成另外一个叫沈炼的锦衣卫就好了。

凤凰网娱乐:那如果是拍第三部呢?

路阳:我很想要拍3,因为我还有一个关于沈炼的舞台想给他

凤凰网娱乐:那时间线是在第一部之后吗?

路阳:现在还不能说,等到我们完全准备好了,想清楚了,开始动手了,我们会先拍一些别的东西,然后慢慢去积累,因为我觉得三的话就一定要更好。

凤凰网娱乐:所以你可能会先拍一些别的作品,再拍第三部是吗?

路阳:对,我不会马上拍。

凤凰网娱乐:但还是会找张震来演?

路阳:一定,必须是。

凤凰网娱乐:他也已经答应你了,是吧?

路阳:对,他答应我了。

被宁浩折磨写了四个故事才启动

凤凰网娱乐:第二部创作的构想是怎么来的?

路阳:创作构想就是被宁浩折磨出来的。宁浩是一个要求非常高的人,所以给他一个剧本或者是一个故事,他会说这个不够好,再想一个。他不会说你修改,而是说你再想一个,就不要一样的,你再想另外一个,就这样一个一个地去听。

凤凰网娱乐:他自己有想过吗?

路阳:是这样,因为宁浩是一个创作者,所以他非常了解创作者的角度,他不会在真正的创作细节上,把他的想法强加给我,但是他会帮我做判断,因为他知道什么东西好或者是不好,但是我们有的时候会迷失,自己写的东西总会觉得是好的。那么他就站出来说这个东西不好,他说你自己想,你要是特别想拍这个也行,但是我觉得这个不够好,那么我们就再写,然后再写。

凤凰网娱乐:写了多少个?

路阳:一共写了4个故事,有两个是完整的剧本,4个是完全不同的故事。等到第四个的时候,他说这个好。其实那个时候故事只想到了一个开头,他就说这个好,我觉得有时候就是一种感觉和一种直觉,他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一组有趣的人物关系。

凤凰网娱乐:就是现在这个成片的开头?

路阳:对,当时我想到的就是沈炼是一个喜欢收集画的锦衣卫,他碰到了画的主人,他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画的主人,是这样的一个开头,然后宁浩他很喜欢这个开头。但当时虽然我也很喜欢这个开头,但我觉得这个故事后面有一个巨大的坑,你得把它填上,填坑的那个过程是很艰辛的,这个开头想好之后,我们把故事大纲做出来花了3个多月,然后才去写剧本。

厂卫制度氛围过审无问题,没有现实影射

凤凰网娱乐:因为我觉得这部电影里有两个特别重的点,都是很生猛的点,一个是特务机关锦衣卫这种监视举报定罪的系统,让人不寒而栗,人人自危。另一个就是权力者为了上位的阴谋、血腥和兔死狗烹。你写开头时,有没有想到这两个点?

路阳:因为要写锦衣卫嘛,所以这个氛围其实已经设定好了。我们其实上一部更多是阉党和东林党的党争,有人利用党争的环境去铲除政敌。当然这些都不是主题,而是围绕主角身边的这些元素。

这一次还是写锦衣卫,我们想表现锦衣卫自己也不是安全的,可能随时就出问题。因为明朝的特务政治和文官政治特别突出,这种厂卫制度营造的氛围,想用一个很生动的方式去给大家看到。

凤凰网娱乐:然后就在这种氛围当中,主人公有人性之光作为一个映照。

路阳:对,其实真正发亮的东西就好像说你一定要在黑的地方,你才能看到那个微光,那个才是特别珍贵的。

凤凰网娱乐:审查有没有问题?有没有影射现实?

路阳:审查没有问题。其实电影局真的是现在特别鼓励创作。而且我们真的没有影射现实,我强调一遍。

凤凰网娱乐:现在很少有人拍这种题材,不管电影也好还是电视也好,愿意认真去做这种历史的题材,包括呈现当时这种的局面,包括一些细节。这方面是你愿意立足的一块创作土壤吗?

路阳:是、是、是,可能就是个人喜好吧,就想让故事看起来更可信一些。因为我自己会比较喜欢这样呈现的东西。说到底它是一个梦,是我们构建的一个梦,给观众去体验一种他们不可能体验的人生、世界。但是如果这个梦太虚假的话,你就会不投入,你也不会去关注里面的这些人物,你也无法感受到,到底哪些东西是我们想说的。所以说我还是希望让它看起来是一个真实的、可触及的、我们能够抓到的东西。

特别喜欢崇祯帝,他不可能是傻白甜

凤凰网娱乐:在你自己看来,你觉得朱由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电影里这种阴谋家的形象吗?

路阳:其实我特别喜欢朱由检这个人物,他很不容易。说白了,退一万步说,这个电影是沈炼的主视角故事。但如果我们退开来,从我的角度,我们在写剧本的时候,包括我们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其实非常地心疼朱由检。

因为沈炼其实一无所有,他只是说我要对抗整个世界,因为我要保护这个人。但朱由检做的取舍一样艰难,因为他有更大的抱负,他有很多的负担,他的负担非常的沉重,他认为这个国家到了一个很困难的时候,他认为只有他能够去救这个国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要牺牲很多他不愿意牺牲的东西,他每天在理性和感性之中去分裂、去纠结,他人其实是挺分裂的,他内心的痛苦可能是沈炼也无法体会的。

凤凰网娱乐:所以你让这个演员也是演出这种分裂“变脸”的感觉。

路阳:对,其实朱由检不可能向任何人去诉说,或者不可能求得任何人的理解,也没有人可以理解他。因为坐在最高位置上的就只有一个人,就只有他自己懂得,而且他又特别想去做一个皇帝,他的悲哀是在于他这么想,但是他一个人是无法力挽狂澜的。但他还是尽力去做,他是很悲剧的一个人,我很喜欢他。

凤凰网娱乐:但是有一些历史粉,朱由检还是有粉丝的,就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气节的皇帝,所以就认定他不可能做那种暗害皇兄或者是跟魏忠贤下跪这样的事。

路阳:这个其实我不同意的地方在于,说看历史要有一个思辨的角度,就是说一个值得去尊敬的人和一个好人是不能画等号的。因为一个好人,比如说海瑞吧,海瑞是一个绝对的好人,是个清官,他什么都不贪,但海瑞只能做一个榜样,他没有任何实质的政绩。胡宗宪有很多的厚黑学,懂得什么叫水至清则无鱼。如果他很清的话,就没有戚继光了,他知道如何去运用这些官场的规则,这些台下的东西去达成我要做的大事情。没有他就没有戚继光,没有戚继光那倭寇这个事情就很难说了,历史可能就不一定这样了。对于朱由检来说一样的,就好像他把魏忠贤搞掉,难道就不是厚黑吗?但他不这么做的话,那他怎么做呢?

凤凰网娱乐:但他会杀他的皇兄吗?他们兄弟俩的感情挺好的。

路阳:我是这样想的。这个故事一定是个虚构的故事,这不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我们构建出来的故事,我们让它看起来是真实的,我需要做的是在一个史料有记载的、文字有记载的空间下,我去挖掘哪部分它存在的可能性,它存在动机。

就比如说天启落水、天启重病死亡,他没有一个活下来的子嗣,天启和朱由检本来有很多兄弟,那些兄弟之前全部都死掉了,就只有一个朱由检。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朱由检一定是这个事情的既得利益者,那他有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有这个动机呢?你不能说绝对没有,对吧?毕竟我们看到的历史也不过是人记载的,历史真正如何我们也不知道。就好像马伯庸会写《三国配角演义》,他会这样去写马谡,这样去写费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网友最喜欢看
首页头条
24小时排行榜
  • 惜怀网手机版二维码
  • 惜怀网微信公众号
网站许可证号:蒙ICP备14004886号-1|Copyright 惜怀网 www.0476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